排放氨气 禽畜养殖又多了“一桩罪”

  畜禽养殖带来的环境问题,早已是公认难题:污染土壤、地下水,影响人畜健康……如今又多了“一桩罪”——排放大量氨气,成为PM2.5的重要前体物。

  多项学术研究表明,畜禽养殖为全国氨排放贡献约50%,而这些氨气在与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的氧化产物反应后,便生成硝酸铵、硫酸铵,其是PM2.5的重要来源。

  氨气来自畜禽排泄的粪便、尿液,如果任之排放,对环境的危害十分严重,因此必须经过回收再利用的处理,尽可能将粪尿中的生物质消耗掉,以尽可能降低环境风险。

  现状:畜禽粪尿利用率低

  畜禽养殖主要有两种方式,一是散养,如某农户自家养了两头牛,这种几乎没有控氨措施可言;二是规模化养殖,大型养殖场装有粪便、污水处理设施。但的设施运行往往未能尽如人意。

  最常见的是粪尿还田。中国农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刘学军告诉记者,中国并不像北美、欧洲,有较大块的农田与养殖场配套。“我们国家的农田和养殖场是分离的,比如养殖企业有十亩耕地,但养了1000头猪。猪的粪尿要完全还田,按照环保标准,需要约500亩耕地,那么这十亩耕地根本不够。”

  周围农田不足以吸纳畜禽粪尿,每天产生的大量排泄物该往何处去?现有思路是堆肥或沼气发电。但刘学军发现,排泄物中的固体部分的有机物浓度高,相对还好处理(比如作堆肥),但液体部分浓度太低、流动性强,利用价值并不高,还难以贮存处理。

  他举例说,顺义一家示范猪场,得到国家和地方政府数千万元的拨款搞沼气工程、有机堆肥,但仍然难以充分消化粪尿。其一年生产肥猪2万多头,粪尿混合物中有机碳含量低,加之每天产生几百立方米的粪尿,进入沼气池发酵时间较短,往往未经充分发酵便排出去,因此沼气的生产效率远低于德国等西方国家,造成资源的浪费。

  事实上,“沼液只有小部分被农田有效利用。具体数字我没有,但我觉得大部分都排到了环境里。”未经处理的沼液不仅释放大量的氨气,还会污染水源、土壤。

  刘学军和项目组在猪场附近打土钻取样,发现在1.5米深的土层,还能检测出大量的硝态氮、痕量的重金属元素和残留的兽药成分等。“这种残留,迟早会进入地下水去,可能一百年、两百年都恢复不过来。”

  有条件做粪尿处理的规模化养殖场尚且如此,很多中小型养殖场、遍布全国的散养户,不仅没有粪尿处理措施,连统计都困难。

  困境:西方经验复制难

  刘学军参观过美国、欧洲的养殖场,他观察到,当地农场面积很大,农场主养殖的猪、牛,有足够的土地来消纳其粪尿。大农田的另一个好处,是可以机械化深施肥料,减少氨的挥发。

点击查看原文:排放氨气 禽畜养殖又多了“一桩罪”


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