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猪的极致:从温氏到牧原?“周期+成长”的魅

跨入2019,在非洲猪瘟的淫威下,A股猪肉板块已提前爆发,翻倍股比比皆是。    没上车的同志不要着急补票,不少养猪股的高管们都在边打边撤了,悠着点。    好戏刚开场,后面有的是机会。    在君临眼中,中国生猪养殖行业正处在集中度大规模提升的历史性进程中。    从小规模散养的原始粗放到大规模工业化的技术管理,后发优势下,行业正在从史前时代快步跨入科学时代。    养猪业虽然古老,但如何运用技术和管理来大规模养猪,却是新问题。    新,表示行业处在成长期,叠加猪周期影响,这将是一个难得的“周期成长行业”。    周期+成长,意味着未来总有周期低点带来的上车机会。    但能否在正确时间上车并坐稳扶好,取决于你对行业、公司的认识是否足够深刻。    1、养猪是门好生意吗?    看起来似乎不像。    进入门槛好像很低,起早贪黑辛苦伺候不说,瘟疫袭来全部归零。    与产业链前端的兽药、疫苗比起来,好像技术含量不高,盈利稳定性也不行;    与下游的屠宰比起来,盈利稳定性就更差了,更别说与更下游利润空间更大的肉制品比。    但固有经验,都是阻碍思考的绊脚石。    如果站在整个产业链高度看,情况大不一样。    整个生猪产业链,市场空间最大的几块分别是饲料、养殖、屠宰、肉制品。    肉制品,双汇一家独大,但由于我国猪肉消费主要以热鲜肉为主,双汇肉制品平庸多年,目前还看不到有啥亮点起色。    龙头都衰成这样,阿猫阿狗的日子更惨。    屠宰,双汇也是霸主,更是2016年以来双汇的亮点。    三年来,双汇屠宰份额开始增长,他的主要对手——屠宰散户正逐渐老去并退出市场,不过这一进程较慢,以至于双汇屠宰产能利用率长期在低位徘徊。    饲料,变化最大,行业2012年以来撞上天花板,没有easy钱挣,同质化竞争时代来临,行业迎来剧烈洗牌,全国饲料企业大幅减少。    春江水暖鸭先知,活下来的饲料企业无不清楚,饲料行业的剧变是趋势性的,其下游过去主要客户——散养、小养殖户正在不断退出市场。    配个饲料,能有多大难度?    大型养殖企业,无论是从成本还是效率角度,都不会外购。    不想做温水青蛙的饲料企业,纷纷进入下游养殖业,正邦、天邦、新希望,皆是。    他们的行动逻辑,显然符合最小阻力位原则——纵观产业链,强大如双汇,都在屠宰肉制品里挣扎浮沉。    就拿屠宰来说,看似门槛低,实则隐性门槛极高。    一是屠宰最终要依靠终端渠道动销和扩张,这事耗时费力;    二是地方保护主义,阻碍巨头统一市场,多地存在涉黑“肉霸”,就是这么来的;    三还要面临低成本的私屠滥宰竞争。    相比起来,养殖是产业链各环节中,难度相对较低的一环。    本质上,商品猪是一种无差别的商品,是没有定价权的,竞争核心是效率提升带来的低成本。    散户可以养,但地方保护主义保护不了低效率的散户。    而饲料企业的动向,最能代表产业链价值的移动方向。    所以要理解养殖行业的投资本质,首先要清楚价值的来源:    一是从饲料业移动到养殖业;二是从散户移动到规模企业。    这不是一个从1到N的传统意义上的成长投资,而是从N到M的价值转移。    投资养殖行业,实际上也是投赛道。

点击查看原文:养猪的极致:从温氏到牧原?“周期+成长”的魅


新闻